柠檬成精了诶

啥也不是

【泛舟太湖度良辰】11:30·恭喜我捡到一个男朋友 番外

上一棒:@小白凉吖。 10:30

下一棒:@江梅沐雨 12:30

*此篇为番外篇,正文指路9.11 8:00发的正文 


“你还是我的我的我的 你看”

  陈张太康一直有一个疑问。

  小兔子为什么这么喜欢和胡良伟贴贴?

  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和小兔子相处了一周左右了,胡良伟才刚刚见到小兔子。

  但是小兔子就是更亲近胡良伟。

  对此,胡良伟同学的解释是:“我原是月亮上的嫦娥,来寻找不小心掉落到地球上的玉兔。没想到,居然是你替我寻到它了~”

  陈张太康:fine.

  

  中秋节那天晚上,胡良伟和陈张太康坐在阳台上赏月。皎洁的月光斜斜地洒在地上,被树影和窗户切成了好几块。胡良伟问道:“你要吃月饼吗?”

  陈张太康知道,胡良伟这是馋了。

  为了控制胡良伟日益上升的体重,陈张太康原本是不允许胡良伟在晚上八点以后再吃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的。不过,既然过节,那就浅浅放开一下吧。

  陈张太康忍不住了:“你好喜欢它哦。”

  听到陈张太康酸溜溜的语气,胡良伟笑了起来。小兔子被突然的笑声吓了一跳,从胡良伟怀里跳了下来,缩进了兔窝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兔子的醋你都吃?”胡良伟一只手搭在陈张太康的肩膀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养了它好久了当然……”胡良伟突然顿住了。糟糕,好像说漏了嘴。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胡良伟只能乖巧地坐在沙发上,接受来自陈张太康的“审讯”。

  陈张太康:“养了好久了?”

  “咳咳,就,一个多月之前吧。”胡良伟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所以,也是你放在灌木丛里的?”

  “嗯……”胡良伟只剩下“嗯”的份了,天生的默契和多年来的相处使得陈张太康完美地猜到了他的行为轨迹。

  陈张太康还想问点什么,却被胡良伟打断了。

  “太康,我真的一直在想我们的关系。恋人,朋友,合作伙伴……到底哪个才是我们?合作伙伴好像太过生疏,朋友有点普通,恋人……似乎也不太对。”

  “我倒是觉得……我们的感情不需要任何词汇来进行定义。不管是以哪种身份,我都希望能够和你相伴余生。”陈张太康想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嗯。我们就是我们。”胡良伟咽了口口水,有点紧张,犹豫了片刻后又问道,“所以,这算是破镜重圆吗?”

  “不算吧。”

  听到陈张太康的话,胡良伟愣了两秒,呆呆地望向陈张太康,一脸不可置信。泪水迅速充盈了眼眶,一颗,两颗,慢慢地顺着脸颊滑落。

  陈张太康虽然确实存心想要逗一下胡良伟,看到胡良伟哭了也是真的被吓到了,赶忙拿纸巾来擦:“你等我说完啊。我的意思是,镜子从来都没有碎过。”

  月亮如明镜一样高高挂在天上,注视着、照耀着、保佑着每一对爱侣,一如每一年中秋。

  The mirror has never been shattered.

  We were never apart. 

“每一帧每一秒,都是我们。”

差点忘记在lof发了......

(原图在回礼里面

【太湖24H|时间飞行】清明·恭喜我捡到一个男朋友

上一棒@画外不良人 春分 7:00

下一棒@陇柠今天也要立志当咸鱼🐟 谷雨 9:00

*粗体字选自歌曲《走马》,可以配合一起食用

*be预警


1.

“浪漫无处消磨 无聊伴着生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已是春末,街边的花基本都已经谢了。就连剩下的几片花瓣也被雨水无情地打落。春光就此伴随着雨水一点一点消逝。

  陈张太康结束了一整天的录音工作,撑着伞慢慢往家走。突然,灌木丛中的一抹白色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只小兔子。

  鬼使神差般的,陈张太康把它带回了家。

  公寓里的灯是暖黄色的——温馨之极。双人合照,成双成对的碗筷,情侣装......到处都充斥着两个人的生活的痕迹。可是现在只剩下了一人一兔,暖黄的灯光在此刻显得格外讽刺。

  陈张太康叹了一口气,去柜子里找到了一个闲置不用的坐垫,权当兔窝。

  小兔子也就是手掌心的大小,刚开始时安安静静的待在一个角落处,也不吭声。过了几天,陈张太康回到家后,一开灯就看见了满地狼藉和蹲在桌子上的小兔子,不禁笑出了声。


2.  

“你留给我的迷离扑朔 岁月风干我的执着”

  混熟了之后,小兔子逐渐暴露了本性——很能吃。陈张太康默默地看着它吃完第二碗兔粮,有些担忧。“怎么吃的这么多?要不明天带你去宠物医院看看?”他一边给小兔子顺毛一边碎碎念道。

  小兔子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陈张太康,仿佛在表达不悦。

  陈张太康忽然想到了某个人。

  他一直觉得胡良伟吃饭的时候很可爱。每次看到有人剪辑《我是特优声》里面胡良伟吃饭的片段的时候,陈张太康都会忍不住点开看,然后分享给胡良伟。

  胡良伟会回他一张扛着大刀的小人的表情,接着把陈张太康扔进小黑屋五分钟。

  一般来说,胡良伟还能收到一杯陈张太康为了道歉给他点的奶茶——当然,马上要出席漫展的时候除外。


3.  

“我只是把回忆紧握 太多都散落”

  陈张太康和胡良伟的关系,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看过特优声的谁不磕啊。

  就连特优声官方都经常给他俩放花絮,擦眼泪,转圈圈,一起唱粤语歌,一起方言pia戏……于是乎,一夜美帝,连超话都有了。

  两个人一起走过湖南凌晨的街头,一起看过北京的初雪,一起在休息的时候逛cp超话看粉丝们都在写什么。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每次胡良伟发了什么动态,第一个知道的是陈张太康,第二个是锦鲤。因为陈张太康每次都会和锦鲤碎碎念胡良伟又怎么怎么样了。

  终于,锦鲤忍无可忍,拿起工作室里50米长的剑逼着陈张太康快去表白。

  那天其实还下着暴雨,陈张太康认为在这样的天气表白太过不吉利。

  锦鲤翻了个白眼:“你不说我帮你说。”

  “那不行。我自己去。”陈张太康一把摁住锦鲤正在掏手机的手。

  毫无疑问,胡良伟答应了。

  当晚,胡良伟直播的时候都有些过于兴奋,不小心说漏嘴了不少东西。

  

  在确定了关系之后,胡良伟和陈张太康的相处模式其实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也就是聊天更加频繁了一些,在一起出门的时候也会更加精心地收拾自己。


4.  

“散落太多好难过”

  后来,两个人挑选了一间公寓,正好在光合积木和边江工作室的中间,开启了同居生活。

  陈张太康和胡良伟无疑都是很有仪式感的人。家里每周都会有新的鲜花,那是陈张太康顺路从花店买来的,而胡良伟的乐趣就是猜测这周家里的花是什么。胡良伟也会在下班路上买两份小吃,一份给自己,一份给陈张太康。如果过于频繁了,陈张太康就会限制他买小吃的次数。于是胡良伟就只买一份,表面上说是给陈张太康带的,实际上自己趁着陈张太康不注意,偷偷吃两口。


5.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

  陈张太康很喜欢在空闲的时候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港剧,小兔子就顺势趴在他大腿上一起看电视。于是,陈张太康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一边看电视一边撸兔子。虽然……一场电影下来会收获一手的兔毛。

  不过和胡良伟一起看港剧的时候气氛可就没有这么“岁月静好”了。两个人会小声地模仿里面人物的台词,说到激动的地方甚至会把电影静音现场配一段。别问,问就是职业病。

  胡良伟和小兔子粘人的方式倒是一模一样。

  小兔子很喜欢跟着陈张太康。陈张太康走到哪里,它也跟到哪里。

  胡良伟也很喜欢跟在陈张太康后面满屋子乱转。陈张太康就在手机上随便点首粤语歌,和胡良伟一起轻声唱。

  陈张太康经常会感叹,这只小兔子真的很像他的小胡老师。


6.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好像是配音真正走入大众的生活的时候吧。那个时候陈张太康和胡良伟都已经在带新人了,有的时候两个人也会相互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这些人也要快没活可以接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随着配音演员这个行业的曝光度增加,各种综艺节目和配音项目的邀约也是层出不穷。

  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坐在一起吃一顿晚饭了。

  餐桌上的花已经枯萎了很久,却再也没有买新的。

  

  这天,两个人晚上正好都有空。胡良伟如很久以前一样买了两份小吃,陈张太康也特意绕路去买了一束花。

  好像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模一样。

  胡良伟提了分手。

  对于充满仪式感的人来说,谈恋爱自然是要和对方做一些特殊的事情才叫做恋爱。可是现在两个人连工作都忙不过来了,抽不出时间再去认认真真地维护感情。

  “我想要和你做一些有着特别意义的事情”这个理想和“我没有空闲的时间了”这个现实产生了矛盾,不断地相互撕扯,最终断裂,在内心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这样的感觉是很可怕的。

  在这种时候,“恋人”的身份似乎成为了一种负担。


7.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等我勇敢”

  陈张太康说不出来自己当时是什么感受。

  可能是觉得这一天迟早会来吧。

  他也感觉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被“恋人” 一词禁锢住之后,徒增了不少烦恼。

  去掉了这个限定词之后,倒是减缓了不少压力。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响起。陈张太康起身去开门。

  “我回来啦!”胡良伟拎着两杯奶茶从门外走进来,“诶哟累死我了,下次我再也不接类似的项目了。”

  陈张太康接过奶茶放到餐桌上:“辛苦了辛苦了。”

  小兔子有点困了,晃晃悠悠地跟着陈张太康跑过来。胡良伟把它捞起来:“呀?你还养了只兔子?什么时候买来的?”

  “捡的,就七八天前吧。”陈张太康笑着揉了揉小兔子的毛,“你看,是不是跟你很像?”

  胡良伟不做理会,把昏昏欲睡的小兔子放到了沙发旁边的地毯上。

  “胡老师。”陈张太康忽然开口。

  “嗯?”

  “我爱你。”

  良久的静默后,胡良伟回道:“我也爱你。”

  

  窗外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一如从前。

       当然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喝茶颜悦色!

兰因絮果

“回忆像默片播放

刻下一寸一寸旧时光”

  陈张太康还记得自己和胡良伟去江南游玩的那几天。

  人人都说“烟雨江南”,诚然,江南的春天充满了雨水的痕迹。

  特优声第二季的录制结束之后,陈张太康和胡良伟趁着假期,从北京飞到了江浙沪一带游玩。在预定好的民宿稍加整顿休息后,二人下了楼,在街边慢慢地走着。

  陈张太康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天空滴落,凉丝丝的。“下雨了。”他伸出手,果然手上很快就出现了水迹。

  江南的雨是带着寒意的,常常无声无息地骤然落下,但是并不恼人。它并不会快速打湿衣服,只是留下一个个小小的圆形印记。在路边的屋檐下或是在树下躲雨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毕竟细如牛毛的雨滴并不会让树叶上的积水落下来。

  胡良伟转头望向陈张太康:“前面可以躲雨。”眼底是满满的笑意。

  是一个奶茶店。

  陈张太康立刻反应过来,恐怕不是为了躲雨,是嘴馋了。

  “那走吧!”雨滴渐渐密了起来,陈张太康拉着胡良伟跑了两步,进了奶茶店,

  “全糖奶茶?”

  “嗯,全糖奶茶!”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路人行色匆匆,听清脆的鸟鸣声穿透层层雨滴到达耳畔。

  “诶,我们待会儿去划船吧。”原来的计划上并没有这一项,陈张太康想了想说,“毕竟江南水乡嘛,来都来了,不乘船逛一圈也挺可的。”

  胡良伟一边点头一边又喝了一大口奶茶:“正好今天下午没什么事情。我看网上说雨天挺适合去划船的,河面上会有那种雾蒙蒙的效果。”

  景区那里提供的是乌篷船,船上还挂着仿古的纱灯——不过是用电的。

  “你们这个时间点挑的好啊,这个时候是景色最美的时候了,人也不多。”工作人员把救生衣给他们,示意陈张太康和胡良伟穿上,“这个船呢,可以用桨划,当然可以直接点发动机让它自己开。”

  工作人员又简单给两个人讲了讲划船的要领,二人也点头表明自己明白了。

  两个人磕磕绊绊地划到了湖中央。

  “不行了不行了,划船真的是个体力活。”胡良伟往后一靠,身体力行诠释了什么叫做“摆烂”。

  陈张太康也放下船桨,船晃晃悠悠地停下了:“行啊,那就休息一会儿。”

  一只孤舟漂在河面上,雨还在不停地下着,落到河面上,溅起千万朵小水花。远处是在云雾中“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山丘和不知通往何处的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副写意水墨画。

  “你知道吗?传闻西施有一个结局,就是和范蠡一起逃亡到了太湖,双双驾一叶扁舟,消失在烟波浩渺之中。”没来由的,陈张太康想起了这个故事。

  他是在很小的时候看到这个故事。他认为,这应该是最美好的一个结局了。能与相爱之人相伴余生,足矣。

  胡良伟:“我看过这个故事,很浪漫。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想,如果我也能这样就好了。无牵无挂,隐居在某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陈张太康惊讶于胡良伟竟然和他的想法如此类似,很快便又释然。

  合得来的人是有相互的气场去吸引的。

  他和胡良伟一直是这样的,有着高度相似的歌单,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身边的人都说:哇你们两个好有默契啊。

  他总是会骄傲地想:肯定的啊,我和小胡老师的匹配度自然百分之两百。

  锦鲤经常这样打趣他:“太康啊,你也三十岁的人了。我这里呢,正好认识一个漂亮妹妹,姓胡名良伟。我看你也挺中意她的,不如我来给你俩搭个线吧。”

  “别瞎说啊,”这个时候陈张太康总是会笑着反驳他,“我和胡老师,好朋友罢了。”

  “哦~好朋友~”锦鲤捂着嘴笑了起来。

  真的只是朋友吗?

  应该就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吧。

  陈张太康明白,就算两个人两情相悦,面对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真的就不顾一切在一起。更何况,胡良伟好像真的只是把他当做朋友而已。

  他不愿意去给胡良伟增添更多的压力。


“谁的歌声轻轻

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几天后,胡良伟发了一条自己抱着吉他翻唱《折花也》的微博:“折去江南满涧花,雪上蜀郡好还家~江南之旅正式结束啦!”

  陈张太康笑了笑,发送了一条评论:很愉快的一段时光!以后再约啊

  胡良伟回复道:好啊,以后再一起去划船!

  一时间,太湖超话直接炸了,各种二人的伪合唱剪辑层出不穷。胡良伟拿小号看超话的时候,看到有意思的微博也会转发给陈张太康,配上一长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张太康也总有有意思的话来回复他。

  一天,胡良伟突然找到陈张太康:“太康师兄,我明天有点事情。粉丝们都说你衣品好,能帮挑一件吗?”

  “可以啊。你明天有啥事情吗?搞得这么正式。”

  “有个约会[害羞.jpg]"

  陈张太康沉默了一会儿。

  他有无数个问题想问胡良伟:和谁?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我不知道?最终却只能删掉那些问句,慢慢打出一个“好”。

  胡良伟对待感情从来不是随心所欲的人,况且这次他这么认真,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因为工作原因,他们两个再也没能凑出来时间去游一次江南。


“又一年七月半晚风凉

斜阳渐矮只影长”

  北京和江南是不同的。

  可能是受到了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影响,北京夏天的雨总是来势汹汹的,夹杂着闪电和雷声。当然,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后的空气清新又凉爽,很适合去公园里纳凉。

  有湖的公园里一般也会有船,可惜都是马达驱动的,没法用桨划。收费也是按分钟计时的,总要注意着时间,防止超时。

  陈张太康去玩过几次,却再也找不到当初和胡良伟在江南划船的那种惬意了。

  日子依旧如白驹过隙一样飞逝,一部剧,两部剧……

  特优声2的热度渐渐过去,《万有引力》也正式完结,他和胡良伟的所有联系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两个人的聊天框几天都没有一条新的消息,歌友会自然也鸽掉了。太湖超话里充满着be美学论,人数很久都没有再涨过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这场故梦里

孤桨声远荡

去他乡遗忘”

  后来,陈张太康接到了一个漫展的邀请,而地点正好在江南地区。

  漫展过后,陈张太康正好没什么工作,跟边江打了个申请,多留了几天。

  这次是一个人。

  那天是个好天气。

  天空没有飘着濛濛细雨,而是阳光正好。

  当年和胡良伟一起划船的景点早已被拆除改造,成为了一条美食街,人声鼎沸。站在桥上,陈张太康看着落日将余晖洒在河面上,将整条河染成橙红色,与路灯连成一片。直到黑暗吞没了整片天空,陈张太康才离开。这一天最终还是落幕了,他和胡良伟的故事也还是落幕了。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故事的开头轰轰烈烈,故事的结尾惨淡收场。

  最终,还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中元节

昨天发了wb结果把lof给忘了(咳

500字小短文纯甜无恐怖情节无虐,放心交易(点头

  

  说实话,陈张太康和胡良伟都是比较胆小的人。

  虽然说在配了《万有引力》之后稍微强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还是很怕鬼一类的东西。

  而且,今天是中元节。

  ——来自中华传统文化的特殊buff。


  昨天通宵录了节目,今天两个人一回到酒店就开始补觉。

  陈张太康是在下午一两点的时候醒的。

  酒店的窗帘在睡前已经拉上了,遮光性很好,现在的房间黑漆漆一片。

  他打开手机,中元节习俗的推送正好跳了出来。

  天时,地利,人和。

  就当是用特殊的方式叫胡良伟起床赶飞机嘛。

  于是,陈张太康打开电视,放了一部经典的香港恐怖片。接着又躺回床上悄悄地看着胡良伟的反应。

  

  胡良伟是被尖叫声吵醒的,条件反射坐了起来。

  迷迷糊糊间,他看见床前的电视机在播放着自己的童年阴影。

  草。

  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吗?

  胡良伟又躺回了床上。

  电视里传出来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房间。

  草草草草草。

  好像不是在做梦。

  胡良伟翻了个身。

  于是陈张太康喜提缩在自己怀里的小胡老师x1。

  好可爱。

  陈张太康没忍住,笑出了声。

  听到笑声,胡良伟也反应过来了是陈张太康搞的恶作剧。

  于是陈张太康又喜提小胡老师的白眼x1。


  “起床啦,待会儿还要赶飞机去青岛。”陈张太康亲了一口胡良伟的额头,起身把电视里放的鬼片关掉。

  “再睡五分钟……”


  —the end—


  一些题外话:

  其实陈张太康在洗手间洗漱的时候也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什么叫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啊(后仰

【太湖24H|时间飞行】8/31万有引力衔接企划·宣传

  独绕回廊行复歇,遥听弦管暗看花。

——《清明夜》白居易

YOKI_LOKI:

“我们……只是一场冬季限定吗?”




时间:2022/8/31 0:00-24:00


地点:lofter “太湖cp”“太湖时间飞行企划”tag


策划:@YOKI_LOKI   @叶子-LEBKUCHEN 


海报:@YOKI_LOKI 




\在完结后一天,续接万有引力太湖一搭的快乐!/


\让我们一起感受有太湖陪伴的每个春夏秋冬/


\二十四节气联文企划/




【时间安排】






楔子|文|0:00  @YOKI_LOKI 


  





WINTER·上❄️



冬至|文画|1:00   @J.KnightW 




小寒|文|2:00   @清绾 




大寒|文|3:00   @迟迟迟 


  





SPRING🍃



立春|文|4:00  @YOKI_LOKI




雨水|文|5:00   @慕晚柚灬Muoy 




惊蛰|文|6:00   @木若 




春分|文|7:00   @画外不良人 




清明|文|8:00   @柠檬成精了诶 




谷雨|画|9:00   @陇柠今天也要立志当咸鱼🐟 


  





SUMMER🌞



立夏|文|10:00   @皓晨钰曦 




小满|文|11:00   @栖木折 




芒种|文|12:00   @千叶清汐【看见我请踹我去写作业】 




夏至|文|13:00   @杪月既望 




小暑|文|14:00   @虞北北北北北 




大暑|画|15:00   @黎歌嵐羽 







FALL🍂



立秋|文|16:00   @歌子矜 




处暑|文|17:00   @星河月霖 




白露|文|18:00   @叶子-LEBKUCHEN 




秋分|文|19:00   @Rosing-south 




寒露|文|20:00   @忱枫以沫 




霜降|文|21:00   @叶熙与耽 







WINTER·下❄️



立冬|画|22:00  @CY 




小雪|文|23:00  @意不乱♌️ 




大雪|歌|24:00  @景涩涩涩_来个太湖版 






⭐STORY CONTINUES · 随机掉落⭐


画|@柠檬成精了诶 


文|@歌子矜 


文|@姜太锅钓鱼. 






“当然不是”


“我们会携手走过每个春夏秋冬”









  三位老师对不起(

  我下次还敢(bushi

【仲夏繁星太湖24h(22:00)】Déjà-vu

【太湖七タ24h联文(22:00时间)第十一棒】

上一棒: 

@甜家一只贝贝 

  

下一棒: 

@添添特海王 

  

ooc勿上升蒸煮

Random luck in universe 

谨此献给我的挚爱

 

“逃离整个宇宙碰撞的意外 穿过黑暗尽头又通往哪里”

      陈张太康又做梦了。是个美梦。

     七月份的夜晚总是闷热的,偶尔吹来一阵暖洋洋的风。陈张太康和胡良伟肩并肩坐在天台上,看着流星从天空滑落。脚边摆了四五个空了的啤酒罐。

      陈张太康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把蛋糕店赠送的纸制王冠叠好,给胡良伟戴上,一边调整王冠的位置一边说:“小胡老师,许个愿吧。”

      “流星雨和生日,许愿成功的概率会翻倍吗?”胡良伟抬头,望着天空。北京的天空总是深沉的黑,仿佛要将人吸进去,很少能看到这么多星星。

      “会的。”

      胡良伟闭上了眼。影子随着烛火的跳动明明灭灭。陈张太康望着胡良伟的侧脸,突然冒出来希望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的念头。

      胡良伟睁开眼,吹灭了蜡烛:“许好了。”

      “许了什么愿望?”陈张太康很自然地问了一句,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哦愿望说出来是不是就不灵了?”

      “我想和陈张太康永远在一起。”出乎意料的,胡良伟回答了这个问题。

      陈张太康愣住了:“什么……”

      “我想,和陈张太康,永远,在,一,起。”胡良伟望向陈张太康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着。

      流星从天空划过,他们交换了一个奶油味的吻。


“时间也被吞没到了无人之际 是否能留住和你的记忆”

      陈张太康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早晨的阳光是淡黄色的,穿过树叶间的缝隙透过玻璃斜斜洒在卧室里。灰尘在阳光下变得可视,不停地做着无规则的布朗运动。

      假的。

      都是假的。

      陈张太康自嘲地笑了一声。

      那个晚上,他根本没有吻胡良伟。

      听到胡良伟的告白,陈张太康愣了一下,随即说,“是不是有点醉了?”一阵微风吹过,地上的啤酒罐倒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也是。”一阵沉默过后,胡良伟转过身背对着陈张太康,先开了口,“你先下去吧,我自己待一会儿。”再说出口的话已经带了些许的鼻音。陈张太康知道,这是要哭了的意思。

      陈张太康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只感觉心脏像是被谁攥住了一样,酸酸涩涩的。自己到底把胡良伟当做是什么呢?默契的合作伙伴?兴趣相似的朋友?还是……情投意合的爱人?

      他不清楚。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胡良伟对于他而言,确实是特殊的。但是他和胡良伟之间的关系似乎并没有什么词语可以用来界定。胡良伟就是胡良伟,不是仅仅一个简单的词汇可以概括的。

      第二天,虽然胡良伟像没事人一样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但是略微有点肿的眼睛和眼底藏不住的疲惫依旧提醒着陈张太康昨晚的事。

      陈张太康突然想伸手抱一下胡良伟。


“星空不规则 无尽下坠 眼前你化为泡影”

      那晚,胡良伟在天台坐着冷静了一会儿之后,想要起身回家,却发现自己腿麻了,还有些头疼。

      怕是要感冒了。胡良伟叹了一口气。

      虽然平时这种失恋后要振作起来的心灵鸡汤看了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但是说着轻松,真的轮到自己了还是觉得做不到完全放下。

      真是的......好好的一个生日被自己搞成了这样。干嘛要得寸进尺呢?

      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心理作用。胃里一片翻江倒海。

      好难受。

      想哭。

      手机的屏幕明明灭灭,是同事们送来的祝福。在此刻看来,格外讽刺。

      “生日快乐。”可是这个生日糟糕透了。

      胡良伟干脆把手机关机了。

      “骗子。说好的今天许愿成功概率会翻倍的呢?”

      胡良伟低声呢喃着,眼泪从脸颊滑落,砸落在地面上。

      “合得来的人是有相互的气场去吸引的......我觉得我和胡老师就是这样的。”陈张太康在《我是特优声》里说的话又在耳边浮现。

      真的只是为了上镜才说的漂亮话吗?真的没有对我有过一点点超过友谊的情感吗?

      擦眼泪是真的,转圈圈是真的,在一起的两次公演舞台也是真的。主役剧是真的,唱和声是真的,镜头之外不为人知的互动也是真的。

      可是他们两个不是真的。

      人和人之间的情感真的太奇怪了,明明在一起做了那么多事情,到头来却什么也不是。胡良伟想不明白,干脆抬起头,继续看流星。

      平心而论,今晚的夜空确实很美。天空和人的距离仿佛缩近了,一伸手就能摘到一颗星星。

      可是星星总归是遥不可及的。

      就这样吧。

      累了。

      胡良伟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慢慢地走下楼。

           

“挣扎是负荷 眼里的星星 隐约中靠近”

      陈张太康觉得自己真的没有救了。

      边江问:“太康你最近咋啦?录音怎么一直不在状态?”

      贺文潇说:“陈张太康你不好好录音真的会失业的。”

      陈张太康试着找过马正阳帮他传话。

      马正阳只是摇了摇头说:“太康,你不是喜欢拿配音来比喻恋爱过程吗?你肯定也知道,一场戏排太多次,就厌了,情绪就不太对了,就有点肌肉记忆和模式化了。喜欢一个人也是这样,到最后,也分不清我到底是真的还喜欢他,还是只是习惯了喜欢他而已。所以,太康,给他一点时间吧。”

      他们两个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想清楚自己的内心。

      陈张太康忽然想到,他们的第一部主役剧有一场reaction直播,那个时候,胡良伟笑着说“想象一下你们发了一条朋友圈,上面写着恭喜我捡到了一个男朋友……”“你们有暗恋过吗?”

      而自己当时什么都没有听出来。

      陈张太康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和胡良伟渐行渐远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又来到了上次给胡良伟庆祝生日的天台。

      很巧,今天刚刚下过雨,天空中的星星比平常多了许多,在空中一闪一闪的。

      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空中划过。

      又是流星……陈张太康苦笑了一下,喝了一口啤酒。

      许个愿吧……

      希望能和胡良伟永远在一起。

      陈张太康感觉到一种力量将自己托了起来,漂浮在空中。

      一道白光闪过。


“时空扭曲引力 也许能倒退 还未遇见你”

      再次可以看见时,陈张太康发现自己在一个录音棚里。“奇怪了……”他打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2016年。

      没错,现在是2016年9月份。天气依旧炎热。

      陈张太康余光中看到了一个令他感到熟悉的身影。

      胡良伟。

      陈张太康的脑海里下意识地蹦出了这个名字。

      胡良伟是谁?陈张太康很疑惑,他应该没有跟胡良伟这个人合作过。但是他就是有着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

      不管怎样,先去打个招呼吧。

     “胡老师你好,我是陈张太康。”

     “诶哟诶哟,不敢不敢!”对面的人仿佛受惊了的小兔子,“噌”一下站了起来,“师兄,你......认识我啊?”

      陈张太康笑了:“应该认识吧。”

      “我们之前见过面吗?好奇怪啊,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我却觉得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气场的相互吸引吧。合得来的人就是这样的。”

      Déjà-vu.

      浪漫的法国人将其称为“似曾相识”或是“昨日重现”。

      陈张太康想起来自己不知从哪里看到的解释:时间倒流,空间交错。灵魂在其中穿梭。在我们见到彼此的第一面时,我们已经有了无数次的久别重逢。


THE END


————正文分割线————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可能会有番外讲讲他们之后的事情,但是也可能没有。

因为我觉得故事只能讲到这里啦。重来一遍他俩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最后会he还是be就要靠大家自己想象了qwq


【中抓狼人杀】系列———

赵乾景—狼人

陈张太康—预言家

胡良伟—女巫

锦鲤—猎人

马正阳—守卫

风袖—丘比特